ACS专访邱春瑞
  • 首页 > 名师专访 >
  • 发布于 1年前 来源:ACS创意空间
  • 版权声明:版权归作者所有,禁止商业使用、禁止匿名转载,分享时请注明出处及附上链接
  • spring
人气

作品链接:http://www.designboom.com/architecture/taiwan-dae-international-design-career-lotus-square-art-center-china-03-15-2016/

ACS:您是否享受现在的状态?

 

Raynon:可以说比较接近我想要的状态。从年轻到现在,一直希望自己能在这个行业里掌握一定的发言权,包括作品的影响力。目前来说,下一步是希望更多地和国际设计师同台竞争。因为依我们现在的实力,最大的竞争点不在国内,而是国际。所以我们参加了很多国际比赛,而且是国际上比较重大的比赛,也基本上都有入围金奖,这是我们比较引以为豪的地方,我们也以此来测试自己和国外同行竞争的实力。我觉得还算比较满意,但也还是可以提升。

 

ACS:比如哪些方面的提升?

 

Raynon:像我们去年参加了很多公众活动,吸引来了不少好的客户。之前因为较少推广和宣传,所以是相对被动地等客户来,而这些客户又难免是良莠不齐。现在我们“浮出水面”之后,新来的客户会有很大不同,比如一些比较知名的品牌。我们也会开始涉足多个领域,包括产品设计。但我不希望将来的量很大,而且希望把公司规模再收一下,尽量只做一些喜欢做的东西。这些改变还是蛮明显的。

 

ACS:国内设计和国外相比,差在哪里?

 

Raynon:我觉得最大的落差不在技术层面,因为信息很发达,国内信息的来源并不会和国外差太远。可能最大的差别还是在文化上,文化可以让人产生自信,成为一种民族的符号。西方人会很欣赏自己的文化,所以他们的东西很有灵魂,很有感觉。我们在这方面是有所欠缺的。比如做中式吧,很多人是把那些雕梁画栋之类的照搬过来,但其实这种东西并不属于你,而是你的祖先的。究其原因,第一,对自己的文化并没有热爱。第二,因为一直在模仿西方,所以对自己文化的认同感并不高,第三,对自己文化的误解比较深。如果能把我们的文化优势发挥出来,利用他们的技术,就完全不一样了。我们能把握多少的自信,这是我常思虑的问题。

 

 

ACS:所以您会继续挖掘中国文化底蕴吗?

 

Raynon:不完全是。因为我觉得文化的东西是长出来的,是浸染在那个环境里面自然而然产生的一种感觉。它并不存在,是一种心灵活动,需要将它具象化。我们选择跟祖先学习,是因为文化的认同感和自信心,但是如何把它发挥得更好,就需要靠反省。你要去反省,如何把文化延续到当代中国这个瞬息万变的环境。反省之后才会创新,才会有真的传承。

  

 

ACS:您偏向于国际奖项,是否也有对国内奖项的质疑?

 

Raynon:也不完全是。我们参加国内比赛面临一种困境:基本上只要我们一站在那个位置,金奖就非我们莫属了;基本上可以得的奖都被我们这一辈人得光了,年轻人想要靠得奖提高知名度也比较没希望了。这是一个问题。另外,对于得奖我也有点无心恋战,因为我觉得做设计有时候就是一种兴趣而已,就像我收集单车、摩托车、茶壶一样。很多时候我只是在挑战自己的能力,比如去国外比赛,比我们有多大的竞争力;再比如装单车,我会考验自己对机械的认识能力,要怎么去把它减到最轻,同时又要怎么去发挥它的机械功能。我乐在其中,享受这个过程。

 

ACS:大易之后的方向还会是商业地产吗?

 

Raynon:方向会有调整,但并不是因为市场环境,而是基于我们对市场的预估。其实商业地产只占我们业务的一部分而已,只是大部分人不知道。我是从台湾过来的,会借助在台湾看过的经验来做下一步的判断,这是我的优势。比如我们的设计,大概在10年前就开始跟建筑融合,因为我们一直在强调室内设计是建筑的延伸,我们喜欢用建筑的手段去处理一个项目。所以到现在才会有客户把建筑、景观、室内设计、灯光设计同时交给我们,而实现这一点需要一个长时间的布局,而且很考验设计师本身的修炼,因为在职业养成的时候就必须具备景观、建筑和室内的观念。

 

现在很多人在模仿我们往建筑方面重叠去做,但是你会发现他们做的东西怪怪的,因为他们是两三个人甚至一个团队做的。这与同一个人集这些能力于一身,然后主导这个项目,完成效果是不一样的。所以我们走出这一条路的时候,可以和我们竞争的就比较少,建筑师来做室内设计做不了,室内设计做建筑更不可能。但是我们也花了大概10年的时间才成形,客户才接受我们这种做法,是得之不易的,也是我们跟别人拉开距离的一条路,虽然现在很多人号称自己可以这样做,但是在我看来做得到位的人并不多。

 

 

ACS:所以设计方案都是您一人掌控吗?

 

Raynon:对。所以我前面有说希望把公司的人员控制得再少些,因为工作这么多年我发现,一个团队要帮助你完成一个愿望是非常困难的,中间让别人去执行的时候一定会有偏差,所以只能是自己能完成就尽量完成,这样你的准确率会比较高。我觉得设计这个行业是很不适合发展成大公司的,因为那样它就已经只是商业行为,只有重复,没有创新。而我比较喜欢的是它既是商业行为也是创新过程,换句话说,它还是一种商业行为,但它也是有针对性的艺术。所以我希望我做的东西还是会针对性强一点,而不是量产的商业行为。

我现在想到一个新的方法,把我公司的作业拆成四五个公司,我只控制我最在行的那一块,然后把我的员工分出去自己当老板,比如施工图给一个人,深化设计给另一个人,10个人以内,把公司分出去我占小股。我觉得我应该是成为一个工作室的设计总监,而不是一个大公司的大老板,那不是我想要的。我要的就是享受设计的过程、乐趣和创新。所以我们现在的业务也在分散,各方面的设计也都有在做,比如我们已经成立一个产品设计的公司了,小到别针,大到家具,我们把整体的房子拆成无数个产品。

 

ACS:是要为客户量身打造整体家居吗?

 

Raynon:对,就是客制化。我们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智能工厂,也是我们今年的重点之一。我一直在努力把室内设计产品化,虽然很多设计师在讲品牌和推广,但是我觉得最好的品牌和推广应该是好的作品。一个好作品就代表一个品牌。我想要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,以我对这个行业的理解,加上之前的经验累积,我觉得应该要把室内变成产品,然后再组合回来。灯具、桌子、地毯、沙发都是产品,但不是单一的产品,而是一个互相关联的大的整体的产品,这个大的产品就叫做室内设计。我觉得室内设计应该是这样去理解,而不是分为软装和硬装。其实出发点还是人,我想透过这个方法把人的价值再体现回来。

 

ACS:您会一直这样冒险尝新吗?

 

Raynon:当然。把整体的房子拆成无数产品再组合回来,这是一个解构主义的想法,我们也正在试验正在做。做设计我是抱着玩的心态比赚钱的心态多很多。当我发现它可以改变一个生产模式的时候,反而我会比较喜欢玩这个,我想要的是一种创新或者改革的东西,做别人不愿做或者想不到要做的东西,这种成就感会大于我在一个行业里面的成就感。我一直强调,设计要用玩的心态去做,比如工作上郁闷画不出图的时候,我会去改下单车和摩托车,用另外一种可能性去组装,产生不一样的个性。这种启发对我挺有帮助,保持经常思考和解构的方法去做设计。这就是怪癖带来的好处吧。

 

 

标签: ACS 专访 邱春瑞
全部评论: 0
(发表评论请尊重他人、文明交流,拒绝发表有违法律、人身攻击的言论。每发表成功一条评论+1积分,被管理员删除的-1积分。)
ACS创意空间官方微信
关注即可收阅最新资讯